·关于冬季取暖补贴相关工作的再通知  ·海淀区随军家属专场招聘会通知  ·情况说明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我的自主择业之路——刘广滨
2012年01月18日 点击:16415

 

我原在军委法制局工作,是正团职法制员,海军上校军衔。2005年退出现役,自主择业,从事法律工作。
 
一、基本情况
我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同年8月入伍,在海军担任法律顾问。1994年,我调入军委法制局,从事军事立法和港澳台法律研究工作,同时担任军委办公厅的法律顾问。在海军和军委工作期间,我两次荣立三等功。    目前,我是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北京律师协会仲裁专业委员会委员。受聘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仲裁委员会商事争议调解员、北京仲裁委员会建设工程争议评审员。被中国政法大学聘为兼职教授。担任全国人大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总参谋部通信总站、解放军总医院、解放军第三零四医院、总后油料研究所、公安部消防局、某生物制药公司、某传媒公司、某网络信息技术公司等单位的常年法律顾问。    总结起来,我主要做了以下几方面的工作:
 
(1)   公道正派,做一个有良知的判官
转业后,我被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和北京仲裁委员会聘为仲裁员,主要处理国际、国内的民商事争议案件。公道的司法环境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但是,万里之行始于足下,任何社会理想的实现都应从我做起。我坚持独立公正的立场,不为任何利益、关系所动,处理的案件没有发生任何腐败、枉法的情形。我当仲裁员,一靠专业,二靠人品,得到了社会的肯定和信任,选我当争议案件仲裁员的当事人和律师越来越多。    五年来,我参与处理的仲裁案件达到450多件,是一个多产的仲裁员。目前,我日常处理的仲裁案件不少于30件。由于我在仲裁界的口碑良好,2009年我被中国政法大学聘为兼职教授。
 
2)服务军队建设,做一个报恩的老兵
2003年,“神舟三号”飞船返回时,保障西北地区的干线光缆在西安地区被挖断,导致了很大的损失和风险。我代表部队去西安,现场处理问题,追究事故责任方。通过我们的工作,与陕西省人民政府建立了军地协调保护通信光缆的机制,还开办了维护军事设施的网站。由于相关法律制度对损害军事通信设施的惩罚不明确,我协调总参通信部提出了修改刑法相关条款的议案,该议案得到采纳,成为军队人大代表提出修改法律的成功议案。转业后,我依然关注和投身军事设施保护工作,协助通信兵部和最高法院就通信设施保护问题进行调研,起草和制定了最高人民法院有关保护通信设施的司法解释。我还自筹资金与通信部共同组建了保护军事通信的维权中心。    近年来,解放军总医院投资40亿进行建设,我作为法律顾问,为医院提供各项工程的合同审查,进行建设全程的法律服务。我也为解放军总医院的对外合作、科技开发、成果转化、集中采购付出了大量心血。武警水电部队、消防部队有很多法律难题,我都提供了积极有效的法律服务。
 
3)为百姓打官司,做一个有善心的律师
某机关战士的父亲在家乡被人打伤,眼睛失明,我不计代价,提供法律帮助,积极妥善处理。一位河北的农民工在北京某工地打工时摔伤,瘫痪在床,家庭陷入困境,我也提供法律援助,代理他打官司,维护他的合法权益。
 
一、           我取得的成绩和体会
 
1)人民军队培养了我的思想品德和专业能力
我入伍时,在今天看来不言而喻的法制工作,在当时是全新的,是突破禁区的尝试。我感受到了一个革命大熔炉的火热生活,以及新时代军队改革创新的激情。在海军期间,我所在的法律顾问处被评为全军普法优秀集体,荣立集体三等功,并被确定为军队法律顾问和军队立法工作的试点单位。因为香港回归法律准备工作需要,我被军委抽调到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习。此后,我又被选送参加由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和香港大学主办的内地政府官员了解一国两制和香港法治的普通法深造计划,赴香港大学学习普通法并在香港政府律政司实习。    在军委工作期间我还承办了大量全国人大、国务院立法项目征求军队意见的工作,参加了香港、澳门协调机制,参加了《国防法》、《香港驻军法》、《澳门驻军法》、《国防教育法》、《国防动员法》等立法工作。还当过《中国军法》杂志的编辑、担任过中国军事法学会的秘书。    我在部队的二十年,恰与国家政治经济转型同步。大时代创造的机遇使我能够从事创新的工作,直接接触和体会到改革开放、一国两制、法制国家建设的成功经验。这期间的学习和锻炼给我打下比较好的思想基础。    离开部队后,我也遇到了转型的困难,也感到很苦涩,但是我没有担心和怀疑过。马克思主义和辩证法的理论功底指导我矫正不足。我坚持干好每一件事,从一点一滴做起,获得社会承认。原来的战友和领导依然信任我,积极支持我。应该说,我的成绩是人民军队造就的,是在军队期间养成的品德和能力使我可以走得比较稳。
 
2)不断学习为人民服务的本领
每一个军人都有离开部队的时候。我自主择业,对军队、国家本身就是一种贡献,但是只有自己具备过硬的能力才能横跨军地。    在军队期间我就坚持不懈地学习。1988年我考取了国家的律师资格。1990年我考取了技术合同仲裁员资格。1993年我在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习英语。1995年到1997年我在北京大学研究生院攻读经济法学在职硕士课程。1999年到2000年又在香港大学进修。2004年我参加全国统一考试,被国防大学录取为研究生。转业后,有各种机会参与地方经济建设、企业经营活动,遇到的事物越来越多。为提高能力,我先后参加国际商会在人民大学举办的高级仲裁员研修、北京仲裁委员会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仲裁员培训、北京仲裁委员会举办的建设工程争议评审员培训、美国派普丹大学法学院举办的争议调解培训、英国皇家御准仲裁员协会的基本的英国皇家御准仲裁员资格培训,在干中学、学中干,不断更新知识,开阔眼界,为新的起步奠定了基础。
 
3)奉献社会让我内心充实
自主择业并不是没有保障,每个月领取退役金的时候,我的心头总是暖洋洋地。自主择业也没有抹杀我以往的成绩,在部队生活中历练的结晶,已经物化到我的生命里,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做人做事,军人的符号往往给我带来正面的评价。    在感受到政府关怀的时候,在人民依然哺育我的时候,我应该以更大的热情服务社会。因此,我从未忘记自己是一名军人,从未忘记将个人利益与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虽然不在国家机关工作了,但是国际组织、社会组织、党组织、学校都是我可以奉献的舞台。我任职的国际仲裁机构、国内仲裁机构、大学都是公益性组织,在这些组织中兢兢业业做事,堂堂正正做人,可以时时刻刻给自己以肯定的评价。    我担任常年法律顾问的单位也大多是国家机关或国有事业单位。从2005年我就开始为全国人大办公厅解决法律问题,但是长达3年时间分文未取。军委办公厅是我的老单位,为以前供职的机关和战友提供服务,我认为是份内的事,也是多年没有收取律师费。解放军总医院虽然有服务协议,但是我每年实际投入的工作时间和工作量超过协议约定的3倍。    我每年处理几百件法律事务,但是并没有只想着挣大钱,也没有因为不挣钱而拒绝公益性的事业,更没有为了挣钱而不择手段。我认为,不能以发财论成败,更不能用金钱比得失。用知识奉献社会,我感到生命更有意义。几年来,我积极参加党组织的活动,始终以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2007年,我被所在基层党组织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    很多人以为自己以前在大机关里工作,可以利用人脉资源获得竞争优势。实际上,成功的必然因素并不取决于原来所服务的单位。原来的大机关培育我服务社会的基本价值观和克服困难、不计较得失、坚决完成任务的精神,这才是我走向成功的关键。如果寄希望于原来的“衙门”,成功了,人们会认为你利用以往的资源;不成功,人们会认为你没有真本事,原来的辉煌,是大机关培养的结果。
 
 
 
三、两点建议
自主择业总体看作用不错,但是一项好政策的顺利实施,达成目标,需要不断总结经验。转业干部自主择业一样需要不断矫正路径。我认为,目前地方政府投入的人力物力已经不少了,很多地方都有很好的成功经验,由于信息沟通和接触少,很多情况我并不掌握。这里仅就我的直接感受提一点建议。
 
1)政策要发展
自主择业能否成功,一方面靠政策,一方面靠自身。对于干部,自身要运用好政策,但不能依赖政策。对于政府则要进一步完善,政策不能一成不变,应该针对新情况作必要调整。    近年来,军队待遇大幅度提高,地方公务员福利越来越好,这样的大背景会让自主择业干部感到失落。对在职者和将来进入军官队伍的潜在者的影响也很大。这项制度出台已经十年了,如何从全局和未来建设的角度调整和完善这项制度,是我们面临的大课题。
 
2)应提高培训的针对性
自主择业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只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困苦与艰辛。大量的军队转业干部,无论是否自主择业,都有再就业和再适应社会的过程。我感到,对转业干部的培训不应仅仅简单地按部就班进行,应该在方法上有所创新,增强针对性和实用性。    自主择业是统一的政策,但是具体到个人,择业却不可能统一模式。有的人选择自主择业后悔了,有些人还会有怨气。但是,我认为不应该怀疑这项政策的正确性。对于自主择业干部应当给以必要的关心,这种关心不意味着一定要物质性的,组织一些活动,进行必要的辅导、学习培训和交流,对这些干部更有意义。这些党的干部更希望社会的改革和进步能创造更公平的社会环境。
 
总之,五年来,我以军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学习,积极进取,热情饱满地工作,以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奉献社会,取得了一些成绩,自己也觉得在社会进步的大潮中没有落后,今后还要争取更大的进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 2005-2017 Hdjyzd.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海淀区干部就业指导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4304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307号 技术支持:APPINFO.COM.CN